Author: 奥斯卡·王尔德
ASIN : a5afea2c-f0f1-4c12-93c8-9d0c28a8ad20
ISBN : 9787533453473
Description: 充满热情、美感、智性与艺术气息——就让它在你心中停留,宛如一个美丽而深刻的惊叹号。王尔德的每一首诗都像是一场美丽的文字冒险,清新与华丽婆娑共舞、忧伤与喜悦并翼翱翔,在抑扬顿挫的韵筆中诉说一种心情、铺陈一个想法、呈现一个风景,让人沉醉其中。在随时、随地皆可随兴阅读的随身一册系列当中,我们为您拣选王尔德最动人的诗作,以爱、生命&自由、印象三大轴心,交织出王尔德独一无二的诗篇世界;以唯美主义的王尔德诗作,搭配新艺术时期缪夏(Alphonse Mucha,1860~1939)的绝美图画,画中柔美优雅的女郎,大自然曼妙多采的风情,仿佛自他的诗中婀娜诞生。

 

王尔德诗选:英汉对照/(英)王尔德著

Table of Contents

目 录

意切情深信达雅——序《英诗经典名家名译》

译 序

From Spring Days to Winter

从春日到冬天

Requiescat

安魂曲

San Miniato

圣明尼亚托教堂

By the Arno

阿尔诺河畔

La Bella Donna Della Mia Mente

记忆中可爱的女郎

Chanson

The Dole of the King's Daughter

公主的哀愁

Αἴλινον, αἴλινον εἰπέ, τὸ δ' εὖ νικάτωII

痛哭吧,哀愁,哀愁,愿善盛行

The True Knowledge

真实的知识

A Vision

幻 景

Sonnet on Approaching Italy

临近意大利吟商籁

Impression de Voyage

航海印象

The Theatre at Argos

阿耳戈斯的剧院

The Grave of Keats

济慈墓

Easter Day

复活节

Vita Nuova

新 生

To Milton

致弥尔顿

E Tenebris

走出黑暗

Wasted Days

虚掷的光阴

The Grave of Shelley

雪莱墓

Santa Decca

圣德卡山

Theoretikos

沉思录

Amor Intellectualis

智性之爱

At Verona

在维罗纳

Magdalen Walks

莫德林漫步

Theocritus: A Villanelle

忒奥克利托斯:维拉涅拉

Endymion

恩狄弥翁

Ballade de Marguerite

玛格丽特谣曲

Phèdre

费德拉

Queen Henrietta Maria

玛利亚王后

Madonna Mia

我的圣女

Roses and Rue

玫瑰与芸香

Apologia

辩护词

Quia Multum Amavi

因为我爱得倾心

Silentium Amoris

爱的沉默

Her Voice

她的声音

My Voice

我的声音

Γλυκύπικρος ËρωςI

金银柳之恋

Sonnet to Liberty

咏自由之商籁

Tœdium Vitœ

生的倦怠

Serenade

小夜曲

Camma

卡 玛

Impression du Matin

晨的印象

In the Gold Room: A Harmony

金屋(和声)

Impressions

印 象

Impression: Le Réveillon

印 象(除夕)

Hélas!

唉!

Impressions

印 象

Le Jardin des Tuileries

杜伊勒利花园

The Harlot's House

妓 院

Under the Balcony

露台下

To My Wife: With a Copy of My Poems

给妻子:题我的一本诗集

Sonnet on the Sale by Auction of Keats' Love Letters

有感于济慈情书被拍卖

The New Remorse

新的忏悔

Canzonet

短 歌

With a Copy of 'A House of Pomegranates'

《石榴之家》题辞

Symphony in Yellow

黄色交响曲

In the Forest

林 中

意切情深信达雅

——序《英诗经典名家名译》

上小学前,爷爷就教导我要爱劳动,爱念诗。“劳动”是让我拾粪、浇菜、割驴草……“诗”是学念他一生中读过的唯一“诗集”《三字经》中的“人之初,性本善”等。我还算听话,常下地帮着干零活,偶尔也念诗。上中学后喜出望外地得知,最早的诗歌便是俺乡下人干重活时有意无意发出的“哎哟、哎哟”之类的号子声。老师说,这是鲁迅先生发现的。后来糊里糊涂考进北大,便懵懵懂懂向冯至、李赋宁、闻家驷等老师学习一些欧洲国家的诗歌。

大约十二天前,我正准备出访东欧和中亚时,北大、北外、党校三重校友兼教育部副部长郝平指示我为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即将付印的《英诗经典名家名译》写篇序言。基于上述背景,我竟不自量力,欣欣然应允,飞机起飞不久就边拜读边写体会了。

一看目录,我在万米高空立即激动不已。译者全是令我肃然起敬又感到亲切的名字。

冰心是我初中时代的“作家奶奶”,我工作后曾专门找借口去拜访她在福建的故居。袁可嘉半个世纪前应邀从南大到北大讲英国文学史,我是自己搬着凳子硬挤进去旁听的幸运学生之一。王佐良先生是我读研究生时教授英国诗歌的。同学们爱听他的课,他大段引用原文从不看讲稿,我们常觉得他的汉语译文会比原文更精彩……穆旦、屠岸、江枫、杨德豫等我未曾有幸当面请教,从他们的作品中却受益良多,感激恨晚。

前辈翻译家们追求“信、达、雅”。落实这“三字经”却并非易事。

第一,在丰富多彩、良莠不齐的英文诗林中,译者要有足够高的先进理念和真知灼见去发现和选择思想水平高的作品。国产千里马尚需伯乐去认同,意识形态领域里的诗就更需要了。看诗的高下、文野,境界和情感永远是最重要的因素。我国《诗经》历久不衰,首先因为里面有“硕鼠,硕鼠,无食我黍!”这样政治上合民心的诗句,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这样传递真情的佳句。这套诗集选了许多跨世纪思想性极强的好诗。如雪莱《普罗米修斯的解放》中的警句:“国王、教士与政客们摧毁了人类之花,当它还只是柔嫩的蓓蕾……”今天读起来仍发人深省。如莎士比亚在其第107号十四行诗中将和平与橄榄树的葱郁有机相连,上承两千多年前中国先哲“和为贵”的真谛,下接联合国大会此时此刻的紧急议题。这样的诗自然有人爱,有人信。

第二,诗源于生活。诗作者和译者都最好与百姓血肉相连。马克思曾与诗友调侃:诗人也得吃饭,别奢望写诗写饿了上帝会把盛着面包的篮子从天堂递下来。这套诗选中有许多生活气息浓醇、情意真切的诗。如出身佃农的彭斯在18世纪法国大革命后写的政治讽刺诗:“我赞美主的威力无边!主将千万人丢在黑暗的深渊……”,“……阔人们日子过得真舒泰,穷人们活得比鬼还要坏!”,“……有的书从头到尾都是谎言,有的大谎还没有见于笔端。”写实和预言都相当准确。

第三,译文要忠实于原作,自身又要通畅、简洁、优美。这套诗集中,英文原作都是名符其实的经典。读诗最好读原文,但世界上大约有三千种语言,一个人会用来读诗的语言肯定少得可怜。为开阔视野、加强交流、增进友谊,读外国诗大多还得靠翻译。这套诗选中的译者都治学严谨,都酷爱祖国和外国优秀文化,译文是他们辛勤劳动的杰出成果。他们把拜伦的奔放、纪伯伦的靓丽、济慈的端庄、布莱克的纯真、华兹华斯的素净、叶芝的淡定、狄金森和弗罗斯特的质朴译得惟妙惟肖。读这样的译作,哲学上可受启迪,美学上可得滋润。这有益于读者的身心健康,能满足青年学生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也能为有关专家的进一步研讨提供方便。

不妨说,这套诗集中外皆宜,老少咸宜,会书中两种语文或其中一种的人皆宜。

李肇星

2011年9月14日至25日自乌兰巴托(意为“红色勇士”)上空经莫斯科、明斯克(“交易地”)、塔什干(“石头城”)飞阿拉木图(“苹果城”)途中。

译 序

在我们置身的这片土地上,美曾经是一种禁忌,这是今天的中国大学生们根本无法想象的。但这并不是传说,而是真实的历史。1981年9月,我怀抱一个诗歌梦跨进了杭州大学(现浙江大学)的校园。那时,我们的文学教科书还停留在以政治图解文学、强调文学的工具作用和现实主义独尊的思维模式中。出于本能,我极其反感这种简单化的做法,于是,就在课下热衷于搜寻与之相逆反的所谓“消极浪漫主义”、“唯美主义”等倾向的作品阅读。找不到中译,我就直接借英文原版书来读,一旦读得来了兴致,也尝试着自己翻译一些。日积月累,我的笔记本中也攒下了不少诗歌的初译稿。记得当时翻译过的诗歌,除了文艺复兴时期和玄学派一些诗人的作品,最多的就是王尔德、华兹华斯和爱伦·坡的作品,各有三十来首。后来,偶有个别的翻译习作曾在刊物上发表过,其余的大多数则被锁进了抽屉。如今,承蒙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的青睐,我得到了一个机会来修订当年那些青涩的译作,汇集成这部《王尔德诗选》,让它们重见天日,也算是对已逝的青春时代一个不乏唯美的纪念。

奥斯卡·王尔德是19世纪生于爱尔兰的文学奇才,他在诗歌、童话、戏剧、小说和批评诸领域都有骄人的成就。同时,他也是诗化人生、冲击时代道德底线的一个令人瞩目的先驱,是人类精神发展史上最具争议性的文化人物之一。他曾对纪德说过,“你想知道我生活中的伟大戏剧吗?我在生活中注入的是整个天才,而在我的作品中——注入的只是我的才能。”对照他的另一句话:“我生来是要出名的,没有美名,也会有恶名。”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实:他注入天才的生活一直颇遭非议,而仅仅注入了四分之一才能的作品却成为了世界文学史上流芳百世的杰作,正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

1854年10月16日,王尔德出生于爱尔兰的都柏林,父母给他取的名字是奥斯卡·芬戈尔·奥弗拉赫提·威尔斯·王尔德,后因读念和书写太长而被诗人有意简化掉了“芬戈尔”与“奥弗拉赫提”。父亲威廉·王尔德是耳外科和眼科医生,还是一名考古学专家,因为在人口统计方面做出了贡献而被授予爵士称号。他身材高大,仪表堂堂,为人慷慨豪爽,同时也风流多情。母亲珍·弗兰西斯卡·艾尔吉是一位颇有文名的诗人,笔名“斯皮兰萨”,经常在家里举办沙龙,集聚了爱尔兰的一大批文人骚客。父母身上的某些基因也传承给了这位将来的唯美主义信徒。奥斯卡·王尔德是家里的次子,曾经有过一个夭折的妹妹。据说,母亲一直渴望有个女儿,在受到丧女的打击后,就把这一意愿移射到了小儿子的身上,因此,她就刻意给童年的奥斯卡穿漂亮的女装。或许,这一做法也多少培养了诗人对奇装异服的兴趣和潜在的同性恋倾向。

在《狱中书简》的自述中,王尔德告诉人们,他的人生有两大转折,其一是被父亲送到牛津大学,其二是被社会投入监狱。

王尔德少年聪慧,20岁不到就精通了法语、德语、拉丁语,曾多次获得学校的奖学金,深受老师们的赏识。在都柏林三一公学求学期间,他曾随同著名的古希腊文化研究者玛哈菲教授游历希腊、意大利等地,对古典艺术的美产生了异常强烈的兴趣。1874年,王尔德得到了一笔古典学科的奖学金,进入牛津大学莫德林学院。这在满足了这位少年的虚荣心的同时,也鼓励了他在艺术道路上继续向前。在牛津期间,他先后选修过艺术评论家罗斯金和佩特的课程。前者被王尔德看做“英国的柏拉图”、“启示真善美的先知”、“一朵把信仰的芬芳散播在天宇之间的紫罗兰”,他本人并不是一个唯美主义者,但早期探究过“美的永恒规律”,呼吁世人以“美”来矫正现实中的“丑”。后者写过《文艺复兴》一书,他在书中认为美是人生唯一的目标,它与伦理思想格格不入。生命必有一死,但艺术可以让生命丰富和扩展,得到“更多的脉搏跳动”,因此,他提倡“为艺术而艺术”。王尔德认为,佩特对其一生的影响殊为深远,正是这位导师给了自己充分的滋养和培植,“他把艺术的最高形式——美的严峻——教给了我”。

大学毕业以后,王尔德踌躇满志地来到了当时欧洲的文化中心之一——伦敦,期望在这里实现他的生活理想和艺术主张。在王尔德看来,“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比被人背后议论更糟,那就是根本没有人议论你”。所以,不甘寂寞的他经常长发披肩,穿着一身专门定做的天鹅绒面料的礼服,露出饰有精美花边的丝绸衬衣,系着一根宽大的腰带,胸口别上一朵硕大的向日葵或百合花,下着缎子马裤和黑色长筒袜,旁若无人地出入伦敦的各种社交场合。王尔德知识渊博、谈吐不凡,时常以连珠式的妙语征服周围的听众。1882年,他到美国举行巡回演讲,在抵达美洲大陆时,傲然对海关人员宣称,“除了我的天才,其余没有任何东西需要报税”。自负与率性由此可见一斑。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中期,王尔德一边过着挥霍、奢华、夸张到近乎表演的生活,一边勤奋地进行火山喷涌式的创作,他接连推出了两本童话集、一本短篇小说集、长篇小说《道连·格雷的画像》以及剧本《莎乐美》、《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和《不可儿戏》等,同时还撰写了数量众多的随笔和评论。这些作品和文章不仅显示了王尔德作为英语文学史上第一流作家和批评家的天赋,也帮助他登上了声名的一个高峰,赢得了大批的崇拜者。

就是在这个阶段,王尔德走到了人生的第二个转折期。1895年,王尔德因同性恋事件被捕入狱。两年的狱中生活摧毁了他的身体和意志。身陷囹圄让高傲的诗人倍感屈辱,同时,监狱恶劣的生活条件也让他看到了社会最黑暗的一面,令他几乎丧失了生活的勇气,以至于出狱后相当长一段时期,王尔德都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1897年,为了改变处境,王尔德来到了巴黎。这时,最忠实地追随他的只有贫困与孤独,以及仍然狂放不羁的骄傲。在贫病交加之际,诗人悲愤地说道:“如果到20世纪我还活着,受不了的就不仅仅是英国了。”这似乎成了一句谶言。1900年11月30日,他因脑膜炎病死在寓居的阿尔萨斯宾馆。不过,他的肉体虽说不曾踏进新的世纪,其艺术精神却伴随他的作品在未来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在《谎言的衰朽》一文中,王尔德惊世骇俗地提出:“生活模仿艺术,生活事实上是镜子,而艺术却是现实。”在这种观念的指导下,王尔德认为,生活实际是艺术的学生,并且是唯一的学生。艺术是我们日常应该为之奋斗的目标。没有艺术的生活是乏味的,如同沙漠上的沙粒,琐碎而松散。生活是一种欠缺、一个过程,艺术是补偿,是完成的方向。对生活和艺术的这种理解使得王尔德的生活充满了意外,充满了传奇,充满了一系列有悖常情的细节,与之相映成趣的是,他的诗歌、童话、戏剧和小说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王尔德的作品早在“五四”期间就已被译介到中国,1915年,陈独秀在《现代欧洲文艺史谭》中将王尔德列为欧洲四大作家,与易卜生、屠格涅夫和梅特林克等量齐观。他在20年代引起了中国著名诗人、作家和学者,如鲁迅、周作人、徐志摩、杜衡、穆木天、巴金、梁实秋、沈泽民、张闻天、汪馥泉、潘家洵等人的高度关注,其主要作品几乎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介绍和迻译。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这一阶段的翻译相对比较粗糙,随意增删的情况时有发生,译名多为意译,甚至有时根本不能还原。在当时的中国诗坛,王尔德及其唯美主义思潮引起了颇为热烈的共鸣,例如:著名新月派诗人邵洵美不仅身体力行创办了金屋书店和《狮吼》、《金屋》、《新月》等刊物,而且还公开在作品中描写“花一般的罪恶”和“颓加荡的爱”;“恶魔诗人”于赓虞则将自己的诗集命名为“魔鬼的舞蹈”、“骷髅上的蔷薇”。此外,“玫瑰”、“百合”、“鸽子”、“死亡”、“罪恶”等意象和用词,也一度成为最受中国诗人青睐的“舶来品”。

王尔德认为,美是一种超越功利的存在,艺术除了自身以外没有其他的目的。对这句话的理解,我们必须放在美和艺术的范畴内来思考。美,实际就是不断去除功利与实用的一种存在,它是对生命自由的还原。也就是说,这一主张实际是对伪道德外衣的剥除。另外,艺术本身应该有其自足的一面,正如政治学、伦理学和经济学各有自己的关注对象,艺术也需要确立自己的地界,如果在艺术内部还有指向其他方向的目的,无疑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混乱。这方面我们有过太多的教训,曾几何时,中国的文学和艺术就承担过不少非它们所能承受的重负。有鉴于此,我们不妨坚持一点“为艺术而艺术”。而凭借此点,读者或许也可以更深入地理解王尔德对艺术内部的思考及其实践的深刻性和前瞻性。

诗人是王尔德一生最看重的称号,他文学上最初的荣誉也来自诗歌。1878年,他获得了英国诗歌的“纽盖特奖”,当时他还是一名在读的大学生。从数量上看,王尔德并不属于那类高产的诗人,他一生所写的诗歌甚至还没有超过一百首。但他的诗歌在形式上却有着多样的尝试和贡献,其中既有格律严谨的传统商籁体(十四行诗),也有散漫的民间谣曲风格,还有法国式的三行体,以及西班牙的短歌体和普罗旺斯传统的小夜曲。在句式铺排上,王尔德既擅长运用如《安魂曲》、《玫瑰与芸香》和《林中》那样或轻柔或铿锵的短句,在明快的节奏中传达哀而不伤的气息;也能自如地操纵如《金银柳之恋》那样绵密的长句子,细腻地表现甜涩参半的复杂情感。另外,他也非常注意跟随文脉与语流来断句与换行,照顾到诗歌题旨和音韵之间的和谐表达,绝不拘泥于一格和陈规。这使得他的这些作品获得了很高的审美效果,适度变化而又不失整饬,华贵、靡丽而不艳俗,沉郁、伤感却依旧清新。

中国传统诗学讲究“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明确地指明了诗画之间相互渗透的渊源。王尔德的诗歌也有绘画的质感,其中烙有强烈的印象主义印痕,他善于以精简的文字捕捉倏忽即逝的意象,这无疑得益于跟著名画家惠斯勒的交往。惠斯勒给他的教诲是,天才总是远离人群的,他自己给自己制定法则。在艺术实践中,王尔德也是如此履行这位导师的教诲,刻意为喜爱的写作“创格”,其一部分以“印象”为题的作品就像是20世纪20、30年代美国意象派诗歌的先期试验,它们凸显的“风景”充分表达了布莱克以瞬间捕捉永恒、从一粒沙子中窥看世界的努力。他像一名成熟画家似的斟酌自己的词句,利用声音来调整光线的明暗,突出画面的强光部分,而以柔和的单词表现整个画面的阴暗部分,白色、蓝色、红色、黄色和绿色在流动的音响中依次出场,在色点的颤动中唤起人们朦胧、迷离的感受,进入回忆和梦幻的世界。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本诗选的译文修订主要根据的版本是伊莎贝尔·莫莱编注、由牛津大学出版社(纽约)1997年出版的《奥·王尔德诗全集》,同时参考了克·阿塔洛娃编选的由莫斯科彩虹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英俄对照本《奥·王尔德诗选》。诗无达诂,译诗更是不可能有尽善尽美的作品。尽管我已竭尽自己的能力进行了润色与修订,但这些译作也仍然是不完美的。好在目前呈现的是一个英汉对照本,读者与方家对其中的谬误与缺失当可一目了然,因此,恳请诸君不吝赐教,让我们共同为贴近王尔德那一颗敏感的心灵及其创作而努力。这样,前述的那种不完美或许就可以作为小小的路标,标示出某个通往诗之完美的方向。

[image file=Image00000.jpg]

From Spring Days to Winter

(For Music)

In the glad spring when leaves were green,

O merrily the throstle sings!I sought, amid the tangled sheen,

Love whom mine eyes had never seen,

O the glad dove has golden wings!

Between the blossoms red and white,

O merrily the throstle sings!My love first came into my sight,

O perfect vision of delight,

O the glad dove has golden wings!

The yellow apples glowed like fire.

O merrily the throstle sings!O Love too great for lip or lyre,

Blown rose of love and of desire,

O the glad dove has golden wings!

But now with snow the tree is grey

Ah, sadly now the throstle sings!My love is dead: ah! well-a-day,

See at her silent feet I lay

A dove with broken wings!Ah, Love! ah, Love! that thou wert slain—

Fond Dove, fond Dove return again.

Magdalen College, Oxford

从春日到冬天

(配乐)

在欢愉的春天,树叶已是一片葱绿,

哦,画眉鸟快乐地歌唱!在纷乱的光亮里,我寻找

我的眼睛从不曾见过的爱人,

哦,快乐的鸽子有金色的翅膀!

在竞相开放的白花与红花丛中,

哦,画眉鸟快乐地歌唱!我的爱人初次进入我的视线,

哦,欣悦之完美的幻影,

哦,快乐的鸽子有金色的翅膀!

橙黄的苹果像火焰一样闪烁,

哦,画眉鸟快乐地歌唱!哦,嘴唇与竖琴都难以描述如此大爱,

爱情与欲望的玫瑰已经盛开,

哦,快乐的鸽子有金色的翅膀。

可如今雪花降临,树木已成灰色,

啊,画眉鸟唱得如此忧伤!我的爱人死去:啊,天不佑我

看啊,我躺在她安静的脚踝旁,

一只折断了翅膀的鸽子!啊,爱人!啊,爱人!你惨遭毒手——

温柔的鸽子,温柔的鸽子,回来吧!

牛津,莫德林学院

Requiescat

Tread lightly, she is near

Under the snow,Speak gently, she can hear

The daisies grow.

All her bright golden hair

Tarnished with rust,She that was young and fair

Fallen to dust.

Lily-like, white as snow,

She hardly knewShe was a woman, so

Sweetly she grew.

Coffin-board, heavy stone,

Lie on her breast,I vex my heart alone

She is at rest.

Peace, Peace, she cannot hear

Lyre or sonnet,All my life's buried here,

Heap earth upon it.

Avignon

安魂曲 ①

放轻脚步,她就在附近

在雪地下面,轻点儿声,她能听见

雏菊的生长。

她一头鲜亮的金发

灰暗如一片铁锈,她曾经那么年轻美丽,

却归于黄土。

她洁白如雪如百合,

却浑然不知道她已是一个女人,所以

她甜甜地成长。

棺木和沉重的墓石

压着她的胸口,我心汹涌着孤独的烦恼,

而她已经安息。

安谧,安谧,她不再聆听

竖琴与商籁 ② ,我的一生在此埋葬,

为它筑起一个土堆。

阿维尼翁

注释

①  标题原文为拉丁语。

②  即中文通常所称的十四行诗。

San Miniato

See, I have climbed the mountain sideUp to this holy house of God,Where once that Angel-Painter trodWho saw the heavens opened wide,

And throned upon the crescent moonThe Virginal white Queen of Grace,—Mary! could I but see thy faceDeath could not come at all too soon.

O crowned by God with thorns and pain!Mother of Christ! O mystic wife!My heart is weary of this lifeAnd over-sad to sing again.

O crowned by God with love and flame!O crowned by Christ the Holy One!O listen ere the searching sunShow to the world my sin and shame.

圣明尼亚托教堂 ①

看,我已从这山腰攀爬到上帝的圣殿,天使画家曾光临此地,他见过向众生敞开的天堂,

洁白的美德女王把宝座建在新月上,——玛丽!只要见你一面,哪怕顷刻死去我也甘愿。

哦,被上帝加冕了荆棘和苦难!基督的母亲!哦,神秘的妻子!我的心已倦于这种生活,伤心过度不再能歌唱。

哦,被上帝加冕了爱与火焰!哦,被神圣的基督所加冕!哦,聆听吧,在巡游的太阳向世界披露我的罪愆和耻辱之前。

注释

①  位于意大利佛罗伦萨东南。

By the Arno

The oleander on the wallGrows crimson in the dawning light,Though the grey shadows of the nightLie yet on Florence like a pall.

The dew is bright upon the hill,And bright the blossoms overhead,But ah! the grasshoppers have fled,The little Attic song is still.

Only the leaves are gently stirredBy the soft breathing of the gale,And in the almond-scented valeThe lonely nightingale is heard.

The day will make thee silent soon,O nightingale sing on for love!While yet upon the shadowy groveSplinter the arrows of the moon.

Before across the silent lawnIn sea-green vest the morning steals,And to love's frightened eyes revealsThe long white fingers of the dawn

Fast climbing up the eastern skyTo grasp and slay the shuddering night,All careless of my heart's delight,Or if the nightingale should die.

阿尔诺河畔

墙上的夹竹桃在晨光中显得深红,但夜晚的灰影如同一块殓布覆盖佛罗伦萨。

小山布满晶莹的露滴,头顶花丛也是一片晶亮,但是,哦!蝗虫已飞走,古雅的小曲多么温柔。

只有树叶轻轻摇曳迎着熙和的微风,在扁桃溢香的山谷,传来夜莺孤独的歌声。

白昼很快将令你沉寂,哦,夜莺为了爱情而歌唱,月亮射出它的箭矢,洞穿那一片幽暗的树丛。

早晨穿着海绿色的内衣溜过安谧的林中空地,向爱人惊恐的眼眸展示那疾速攀爬到东方天际的

黎明伸出白皙的长手指抓紧并扼杀颤栗的夜,全然忽略我内心的欣悦,不顾夜莺可能因此而死去。

La Bella Donna Della Mia Mente

My limbs are wasted with a flame,

My feet are sore with travelling,For calling on my Lady's name

My lips have now forgot to sing.

O Linnet in the wild-rose brake

Strain for my Love thy melody,O Lark sing louder for love's sake,

My gentle Lady passeth by.

She is too fair for any man

To see or hold his heart's delight,Fairer than Queen or courtezan

Or moon-lit water in the night.

Her hair is bound with myrtle leaves,

(Green leaves upon her golden hair!)Green grasses through the yellow shea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