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罗伯特·S.洛普茨:《中世纪的商业革命》, 950~ 1350,73~ 75;乔纳森·B.贝斯金及保罗·J.米兰提:《公司金融史》,(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38。

[32] 托马斯·阿奎那:《神学大全》,英国多明我会教省神父翻译(纽约:本齐格兄弟出版社,1948),Q.LXVII,第2:7号文章。

[33] 西德尼·霍莫及理查德·塞拉:《利率史》,89。

[34] 诺曼·P.坦纳:《教会委员会法令》,223。

[35] 诺曼·P.坦纳:《教会委员会法令》,265。

[36] 李奥纳多·皮萨诺·斐波那契:《计算之书》,劳伦斯·E.西格勒翻译(纽约:斯普林格出版社,2003年版),404。

[37] 李奥纳多·皮萨诺·斐波那契:《计算之书》,438。斐波那契还提出了一套数字理论,即所谓的斐波那契数列。按照这一数列,某一数字是前两个数字的相加。例如,0,1,1,2,3,5,8,13,21,从第二个1开始,每个数字都是前两个数字的相加。证券和货币贸易商采用这一数列,从而为二级市场的金融产品定价找出理论依据。随着数列不断延长,用后面的数字除以前面的数字得出计算结果1.619,这是中世纪著名的黄金比率,卢卡·帕西奥利对此有详细论述。

[38] 译者注:第二次布匿战争历时十六年(前218年~前202年),是古罗马和迦太基之间三次布匿战争中最长也最有名的一场战争。

[39] 译者注:原本为银币,后变成铜币。

[40] 援引自西德尼·Z.厄勒及约翰·B.莫拉尔:《古往今来的教会和国家》(伦敦:伯恩和奥茨出版社,1954年版),92。

[41] 亨利·查尔斯·利:《中世纪的宗教法庭》,玛格丽特·尼可尔森缩写(纽约:麦克米伦出版社,1961年版),693。

[42] 埃利诺·费瑞斯:《圣殿骑士和英国王座的经济联系》,《美国历史评论》,8(1902):6。

[43] 请参考雷蒙德·德罗弗:《学术、高利贷和外汇》,《商业历史评论》,41(1967):257~271。

[44] 西德尼·Z·厄勒及约翰·B·莫拉尔:《古往今来的教会和国家》,22。

[45] 请参考戴斯蒙德·斯沃德:《战争的教士:军事宗教命令1》,(伦敦:企鹅出版社,1972年版),第十二章。

[46] 译者注:这一判决将雅克·德·莫莱变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殉道烈士,而他一直是共济会的“守护神”,该兄弟会组织成立于18世纪早期,和圣殿骑士团颇有些渊源。有些人直接将共济会追溯到圣殿骑士团,并坚称两者之间没有断裂。

[47] 请参考雷蒙德·德罗弗:《美第奇银行:其组织、管理、运作和衰落》(纽约:纽约大学出版社,1948年版),82~ 83,文中给出了干交易机制的实例。另可参考西德尼·霍莫及理查德·塞拉:《利率史》,75~ 76。

[48] 托马斯·阿奎那:《阿奎那政治著作选》,J.G.道森翻译(牛津:布莱克维尔出版社,1959年版),173。

[49] 托马斯·阿奎那:《神学大全》,Q. LXXVII,第1号文章。

[50] 托马斯·阿奎那:《阿奎那政治著作选》,175。

[51] 托马斯·阿奎那:《神学大全》,Q. LXXVII,第1:3号文章。

[52] 托马斯·阿奎那:《神学大全》,Q. LXXVII,第1:7号文章。

[53] 托马斯·阿奎那:《阿奎那政治著作选》,85。

[54] 乔瑟夫·雅克布:《安茹英格兰的犹太人:文件和记录》。

[55] 丹·麦克尔:《意识之罪》,理查德·莫里斯编辑(伦敦:早期英语文本社会出版社,1866),35,44。W.J.阿什利以现代英文援引,《英国经济历史理论简介》,163。

[56] 丹·麦克尔:《意识之罪》,35,44。

[57] 博纳多·达文扎蒂:《论钱币》,约翰·多兰德翻译(伦敦:奥沙姆和约翰·丘吉尔出版社,1696年版),原著为1588年版本。早期针对经济体中的货币数量概念催生了后世的数量论,不过在文艺复兴时期,这一概念显然与贬值问题更为关系密切,而非通货膨胀。

[58] 译者注:法国中世纪的等级代表会议,参加者有教士、贵族和市民三个等级的代表。

[59] 援引自杰拉·约翰逊,“金钱=血统隐喻,1300 ~ 1800”,《金融杂志》,21(1966):119。

[60] 博纳多·达文扎蒂:《论钱币》。

[61] 诺曼·P.坦纳编辑,《教会委员会法令》(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乔治城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6:626~ 627。

[62] 卢卡·帕西奥利:《古代复式记账:卢卡斯·帕乔利的论文》,约翰·B.盖斯比克翻译(休斯敦:学者图书有限公司,1914年版),第73页。

[63] 杰弗里·乔叟:《坎特伯雷故事集》,奈维·克格希尔(Neville Coghill)将其翻译为现代英文(伦敦:企鹅出版社,1951)。

[64] 译者注:古代法国货币单位。

[65] 娜塔莉·泽蒙·戴维斯:“第16世纪商业生活的法国算术”,《观念史杂志》,21(1960):23。

[66] 译者注:比利时的一个城市。

[67] 埃弗拉姆·罗素:《巴尔迪和佩鲁茨的社会以及他们和爱德华三世的交易》,《爱德华三世统治下的金融和贸易》,乔治·安温编辑(曼彻斯特:弗兰克·卡斯出版有限公司,1918年版),130。

[68] 又译若望二十三世。

[69] 请参考蒂姆·帕克斯:《美第奇的财富:15世纪佛罗伦萨的银行业,形而上学,以及艺术》(纽约:诺顿出版社,2005)。

[70] 雷蒙德·德罗弗:《美第奇银行兴衰史》,1397~ 1494,124。

[71] 雷蒙德·德罗弗:《美第奇银行兴衰史》,1397~ 1494,374。

[72] 援引自康拉德·亨利·莫尔曼:《利率的基督教化》,《教堂史》,3(1934):9~10。

[73] 本杰明·尼尔森:《高利贷的观念:从部落时期的兄弟情到普遍的分别心》,第二版(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1969),75~76。

[74] 康拉德·亨利·莫尔曼:《利率的基督教化》,11。

[75] 援引自唐纳德·O.瓦格纳:《焦炭和经济自由主义的兴起》,《经济历史评论》,6,第一期(1935):33。

[76] 托马斯·威尔森:《关于高利贷的演讲》,R.H.道尼编辑并撰写导读(重印本,纽约:奥古斯都·M. 凯利出版社,1965年版),163。

[77] 着装令,颁布于格林威治,1574年6月15日;伊丽莎白一世第十六号令。

[78] D.L.托马斯及N.E.伊万斯:《国库里的约翰·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季刊》,35(1984)。

[79] 《威尼斯商人》:第一幕,第三场,约翰·多弗·威尔森编辑(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1958)。

[80] 卡罗鲁斯·莫利纳乌斯:《合同和高利贷的论文》,阿瑟·埃利·蒙洛编辑,《早期经济思想》(纽约:戈登出版社,1975年版),114~ 115。雷蒙德·德罗弗发觉,经院派针对高利贷等问题的诡辩对于他们在学术界和法律界的地位提升无甚帮助,反倒还拖累了他们其他方面的精神成就。请参考雷蒙德·德罗弗:《学术、高利贷和外汇》,《商业历史评论》,41(1967):271。

[81] 托马斯·威尔森:《关于高利贷的演讲》,87。

[82] 托马斯·威尔森:《关于高利贷的演讲》,155。

[83] 罗伯特·菲尔默:《提问辩难》(伦敦:汉弗莱·莫塞莱出版社,1653年版),26。

[84] 罗伯特·菲尔默:《提问辩难》,113。

[85] 弗朗西斯·培根:《散文,或劝告公民与道德》(印第安纳波利斯:博布斯-美林出版社,1905),179。

[86] 让·博丹:《马来特鲁瓦有关一切事物的可贵与由此引发赔偿悖论的回复》,《早期经济思想》,阿瑟·埃利·蒙洛编辑(纽约:戈登出版社,1975年版),130。

[87] 西德尼·霍莫及理查德·塞拉:《利率史》,第四版(霍博肯,新泽西州:约翰·威利父子出版社,2005年版),132。

[88] 胡果·格劳秀斯:《战争与和平的权利》,A.C.坎贝尔翻译(纽约:M. 瓦尔特·当尼出版社,1901),第二册,第十二章,第二十段。

[89] 胡果·格劳秀斯,《战争与和平的权利》,第二册,第十二章,第76页。

[90] 赛缪尔·普芬道夫:《自然和国家法》(牛津,1710),第五部,第七章,第406页。

[91] 援引自麦利特·休斯、约翰·弥尔顿:《完整的诗歌和主要的散文》(纽约:奥德赛出版社,1957),160。

[92] 西德尼·霍莫及理查德·塞拉:《利率史》,131。

[93] 乔纳森·B.贝斯金及保罗·J.米兰提:《公司财政史》(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71。

[94] 援引自阿瑟·埃利·蒙洛,《早期经济思想》,171。

[95] 托马斯·阿奎那:《神学大全》,英国多明我会教省神父翻译(纽约:本齐格兄弟出版社,1948年版),Q.LXVII,第1:3号文章。

[96] 西德尼·霍莫及理查德·塞拉:《利率史》,76。

[97] 译者注:“寡妇和孤儿产业”后来特指风险较低的投资领域。

[98] 埃德温·S.亨特及詹姆斯·M.莫雷:《中世纪欧洲商业史》, 1200~ 1550(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208。

[99] 罗伯特·华莱士:《人类,自然和天意的多种层面》(伦敦:A.米勒出版社,1761;重印本,纽约:A. M. 凯利出版社,1969),6。援引文字选自1969年版本。

[100] 埃德温·W.克普夫(Edwin W. Kopf):《年金的早期历史》,《寿险精算协会会议记录》,12(1927):244~ 245。

[101] 咖啡馆也推动了伦敦一家著名交易所的形成。伦敦劳合社(Lloyds of London,又译“劳埃德保险社”)是一个保险交易场所,于1688年在伦敦爱德华·劳埃德咖啡馆(Edward Lloyd)创建,个人(或通过“姓名”)可在此预定购买海上保险财团产品,这与当今做法别无二致。英国内战期间,咖啡第一个被归为令人神魂颠倒的东西,这实属偶然,当时,牛津大学贝利奥尔学院(Balliol College)一位名叫纳桑奈尔·科诺皮欧斯(Nathanael Konopios)的年轻人品尝了第一杯咖啡,无意之中开启了一个漫长悠久的传统。

[102] 译者注:现属波兰。

[103] 爱德蒙·哈雷:《人类死亡率程度估计》(1693),重印于《数学世界》第三册,詹姆斯·纽曼编辑(多伦多:通用出版有限公司,1956年版),1440。

[104] 彼特·拜恩斯坦:《反对上帝:风险的不同寻常的故事》(纽约:约翰·威利父子出版社,1998年版),87。

[105] J.B.C.莫雷:《从古至今的高利贷史》(费城:J. B. 利平科特出版社,1866年版),50。

[106] 法令,查理二世第十二号令。

[107] 援引自奈杰·斯特克:《模棱两可的逮捕:18世纪伦敦债务人避难所的地址变迁》,《社会历史》,25(2000):316。

[108] 亨利八世第三十四、第三十五号令,第二章。

[109] 乔什亚·察尔德:《关于贸易和金钱利息的简要观察》(伦敦:伊丽莎白·卡尔弗特和亨利·摩特洛克出版社,1668年版)。

[110] 乔治一世第三号令,第八章。

[111] A.安德利亚德斯:《英格兰银行史》,克利斯塔贝尔·梅勒迪斯翻译(伦敦:F. S.金父子出版社,1909),55。

[112] 丹尼尔·笛福:《股票批发商之恶》(伦敦:出版社不详,1701),26。

[113] 届满条款纳入金融监管的初衷是在赋予法律永久效力之前对该法律进行一段时期的试用。英、美两国的金融监管均有这一情况。

[114] 译者注:旧英镑(LSD或£sd),1几尼相当于20先令。

[115] A.安德利亚德斯:《英格兰银行史》,133。

[116] 《苹果蜂周刊》,1720年8月27日。

[117] 18世纪绝大多数时期,统一公债的收益一直低于官方高利贷上限利率。请参考西德尼·霍莫及理查德·塞拉:《利率史》,第四版(霍博肯,新泽西州:约翰·威利父子出版社,2005年版),157。

[118] 《每日邮报和广告客户》,1791年7月18日。

[119] 《圣詹姆斯年代纪事报》,1792年3月20日。

[120] 约翰·A.博勒斯:《高利贷和<重利法>的论文》(波士顿:詹姆斯·门罗出版社,1837),19。博勒斯的结论是,马萨诸塞州的法律适用于同一教区或社区的民众成员,这沿袭了古代希伯来传统。

[121] J.B.C.莫雷:《古往今来的高利贷历史》,70ff。莫雷在著作中讨论了宗主国法律与殖民地法律的关联性。他用一定篇幅论述了一个事实,即美国印第安土著人没有关于借贷的法律,而且这些人不会固守某片土地,而只是在农村来回游荡的移民,因此,英国法发挥效力,其他权威机构的法律则无效。这一论述也体现了最高利率和长期固定(不移动)资产的关系,这在18世纪非常普遍。

[122] 请参考罗伯特·E.莱特:《自由的汉弥尔顿:美利坚合众国的金融和创新》(纽约:普雷格出版社,2002),20~ 26。

[123] 威廉·布莱克斯通《英国法释义》,威廉·凯利·琼斯编辑(旧金山:班克罗夫特-惠特尼出版社,1916),第二册,第三十章。

[124] 斯特芬早期表格例子请参考附件。

[125] 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托马斯·奈金翻译(伦敦:J. 诺斯 and P.维兰特出版社,1773),79(第二十二卷,第二十章)。

[126] 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121(第二十二卷,第十九章)。

[127] 援引自《反雅各宾派评论》,1806年12月1日,第457页。

[128] 援引自《反雅各宾派评论》,1806年12月1日,第458页。

[129] 大卫·休谟:《文集:道德、政治、文学》,尤金·F.米勒编辑(印第安纳波利斯:自由基金出版社,1987),ii,iv,6。

[130] 亚当·斯密:《国富论》(伦敦:T. 尼尔森父子出版社,1852),146(第二册,4,14)。

[131] 约瑟夫·休谟·弗兰西斯:《英国银行史》(芝加哥:欧几里得出版有限公司,1888),39。

[132] 艾萨克·牛顿:《通用算术:算术合成与分解论文》,拉夫森翻译(伦敦:J. 塞涅克斯出版社,1720),84。

[133] 亚当·斯密:《国富论》,175。

[134] 亚当·斯密:《国富论》,147。

[135] 1790年,亚历山大·汉弥尔顿采用美国政府销售唐提式养老金的做法,从而减少国家债务。他的思想是基于英国人的一些论点。请参考罗伯特·M.詹宁斯、唐纳德·F.斯旺森及安德鲁·P.特路德:《亚历山大·汉弥尔顿的唐提式养老金提案》,《威廉和玛丽季刊》,45(1988):107~ 115。

[136] 援引自卡尔·B.科尼:《1786年理查德·普莱斯和皮特的偿债基金》《经济历史评论》,4(1951):243。

[137] 请参考《新百科全书》(伦敦:弗诺、胡德和夏普出版社,1807年版),720。

[138] 理查德·普莱斯:《美国革命重要性观察》(都柏林:L. White et al.,1785年版),11。

[139] 卡尔·B.科尼:《1786年理查德·普莱斯和皮特的偿债基金》,244。

[140] 援引自詹姆斯·贝奇·凯里:《<重利法>概要和历史》(伦敦:理查德·詹姆斯·肯尼特出版社,1835年),176。

[141] 援引自约翰·阿史顿:《19世纪英格兰的黎明》,第五版(伦敦:T.费舍尔·安文出版社,1806年版),17。

[142] 约翰·阿史顿:《19世纪英格兰的黎明》,17。其中还包括所得税,它是在那一时期后十年的新增内容,从而大幅度提高了总体成本。

[143] 布鲁斯·H.曼:《债务人共和国:美国独立时期的破产》(剑桥,马萨诸塞州:哈佛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102。

[144] 有关根据《破产法》解除债务,请参考大卫·A.斯克尔:《债务主权:美国<破产法>历史》(普林斯顿,新泽西: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6~ 7,98~ 99。

[145] 布鲁斯·H.曼:《债务人共和国:美国独立时期的破产》,223。

[146] 亨利·桑顿:《大英帝国的票据信用本质及成效询盘》(费城:詹姆斯·亨弗瑞出版社,1807年版),243。

[147] 《泰晤士报》,1816年5月24日。

[148] 大卫·李嘉图:《大卫·李嘉图工作及通信录》,皮埃洛·斯拉发及M.H.多布编辑,第五卷,《演讲与证明》1815~ 1823(印第安纳波利斯:自由基金出版社,2005),1812年4月12日。

[149] 大卫·李嘉图:《大卫·李嘉图工作及通信录》,第五卷,1823年6月17日。

[150] 译者注:1771~ 1854,英国社会改革家。

[151] 《泰晤士报》,1847年6月25日。

[152] 译者注:12~ 13世纪中欧的神圣罗马帝国与条顿骑士团诸城市之间形成的商业、政治联盟,以德意志北部城市为主。

[153] 下议院辩论:《<重利法>废除法案》,1824年2月27日下议院辩论,第十卷,cc551-71。

[154] 维多利亚第三、第四号令,第一百一十章。

[155] E.W.布拉布鲁克:《友好的社会和相似的机构》,《伦敦社会数据杂志》,38(1875):197。共同协会本质上是指归储户所有的银行,换言之,如果失败,每一位储户的存款都将面临风险。结果,共同协会的放贷政策非常小心谨慎,以此尽可能保住储蓄基础。

[156] 维多利亚第十七、第十八号令,第八十八章。

[157] 《泰晤士报》,1870年7月15日,第10页。

[158] 《泰晤士报》,1819年2月17日。

[159] 援引自《纽约每日时报》,1852年5月13日。

[160] 劳伦斯·M.弗里德曼:《美国法律历史》,第三版(纽约:标准出版社,2005年版),412。

[161] 援引自约翰·维普:《严苛的<重利法>:对艰难时代的最佳辩护》(波士顿:代顿和温特沃斯出版社,1855年版),3。

[162] 约翰·维普:《严苛的<重利法>:对艰难时代的最佳辩护》,3。

[163] 1828年版的《韦伯斯特词典》收录了“anatocismus”一词,然而这是最后几部能找到该词的美国词典之一。1894年版的《帕尔格雷夫政治经济学词典》还收录了该单词。《牛津英语词典》保留了该词。

[164] 约翰·维普:《严苛的<重利法>:对艰难时代的最佳辩护》,5。

[165] 《纽约每日时报》,1854年10月5日。

[166] 约翰·维普:《严苛的<重利法>:对艰难时代的最佳辩护》,9~ 10。州长的立场得益于较新潮的研究。请参考霍华德·伯登霍恩:《高利贷上限和银行借贷行为:来自19世纪纽约的证明》,国家经济研究局工作文件11734(2005),以及休·洛克夫:《浪费与投影:美国<重利法>的经济史——从殖民时代到1900》,国家经济研究局工作文件9742(2003)。

[167] 约翰·维普:《严苛的<重利法>:对艰难时代的最佳辩护》,35。

[168] 乔叔亚·巴莫v.亨利·沃伯格案件,1862。

[169] 约翰·杜尔:《海上保险的法律与惯例》(纽约:约翰·S.沃西斯出版社,1845),2。

[170] 《国家银行法》,1864年,第三十节。

[171] 美国参议院,《1853年6月30日,美国财政部长应对参议院呼吁在欧洲和其他国家持有的美国证券数量决议的报告》,第四十二号行政文件,第三十三次国会第一环节,1854年。

[172] 译者注:在历史上,这块区域曾分别属于法国、墨西哥,还曾独立成共和国,直至1845年才加入美国并成为美国第28个州。

[173] 援引自艾利斯·帕克斯顿·奥博霍尔茨:《杰·库克:内战的金融家》(费城:乔治·W.雅各布斯出版社,1907年版),81。

[174] “要么不付钱,要么死。”艾利斯·帕克斯顿·奥博霍尔茨:《杰·库克:内战的金融家》,104。

[175] 《费城报业》,1863年4月8日。

[176] 《世界》,1863年5月20日。

[177] 援引自亨利塔·拉森:《杰·库克,私人银行家》(剑桥,马萨诸塞州:哈佛大学出版社,1936年版),165。

[178] 萨缪尔·维尔克森;《国家债务如何变成国家福音》(费城:M.劳克林兄弟出版社,1865年版),10。

[179] 《无视民主党》,1865年7月22日。这家报纸将小册子的实际作者萨缪尔·维尔克森称为库克花钱雇来的“波西米亚艺术家”。

[180] 小理查德·亨利·达纳:《在马萨诸塞州众议院的演讲》,1867年2月14日,《废除<重利法>》(纽约:考恩,麦克卢尔出版社,1872年版),20。

[181] 《世界》重印版,1873年3月4日。

[182] 《纽约时报》,1873年1月8日。

[183] 美国历史数据,表CJ 713-722。

[184] 卡尔·马克思及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萨缪尔·莫尔及爱德华·阿夫林翻译(莫斯科:进步出版人出版社,1971),3:599。

[185] 卡尔·马克思及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资本论》,3:600。

[186] 《泰晤士报》,1869年8月4日。

[187] 亨利·克鲁斯:《在华尔街28年》(纽约:欧文出版社,1888),99~ 100。

[188] 译者注:这个词专指美国19世纪80年代游离于各州《重利法》限制之外的放贷者。

[189] 《泰晤士报》,1868年10月15日。

[190] 全国救助贷款协会联盟,《简讯》,1(1912):20。

[191] 非农业工人。美国历史数据,表Ba 4280。

[192] 《世界》,1895年1月27日。

[193] 亚瑟·H.汉姆:《动产借贷商业》(纽约:罗素·塞奇基金会出版社,1909年版),37。

[194] 萨缪尔·V.纽伯德案件,援引自乔瑟夫·布利奇斯·马休斯及乔治·弗雷德里克·斯皮尔:《放债者法案》,1900(伦敦:斯威特马克斯韦尔出版社,1908年版),4~ 5。

[195] 乔瑟夫·布利奇斯·马休斯及乔治·弗雷德里克·斯皮尔:《放债者法案》, 1900,8~ 9。

[196] L.J.沃根·威廉姆斯法官,彭西翁·V.西金斯,援引自乔瑟夫·布利奇斯·马休斯:《过去、现在的金钱借贷史:英格兰高利贷简史》(伦敦:斯威特马克斯韦尔出版社,1906年版),36。

[197] J.阿德里安斯·布什:《1898年全国银行破产法案》(纽约:银行法出版公司,1899年版),63。

[198] 译者注:托斯丹·凡勃伦,1857~ 1929年,制度经济学派的创始人。

[199]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和平的经济后果》(波士顿:哈考特·布雷斯和豪尔出版社,1920年版),第21页。

[200] 古斯塔夫·卡塞尔,《利息的本质和必要性》(伦敦:麦克米伦出版社,1903年版),第181页。

[201] 美国财政部,《年度报告》,1918年,第70页。

[202] 《华尔街杂志》,1917年6月9日。

[203] 译者注:会计学名词,即计算和提取。

[204]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和平的经济后果》,165~ 166。

[205] 美国商务部:《美国的历史数据:从殖民时代到1957》(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政府印书局,1957年版),X系列415~ 422。

[206] 《纽约时报》,1922年5月1日。

[207] 《美国历史数据》:苏桑·卡特、司各特·盖特纳、迈克尔·海尼斯、埃伦·奥姆斯泰德及理查德·苏奇编辑(纽约:剑桥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D系列603~ 617。

[208] 译者注:贴现公司向商人购进承兑汇票,又出售给银行,从中获取先利差。

[209] 美国商务部:《美国的历史数据:从航海时代到1957》,X系列415~ 422。

[210] 援引自《纽约时报》,1922年5月1日。

[211] 请参考亚瑟·汉姆:《反对“贷款鲨鱼”运动》(纽约:罗素·塞奇基金会出版社,1928年版)。

[212] 请参考温迪·A.伍尔森:《在典当行:从独立时代到大萧条时期的美国典当业》(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213] 《纽约时报》,1911年7月16日。

[214] 《纽约时报》,1928年4月2日。

[215] 译者注:折现,又称贴现,指将未来收入折算成等价的现值。

[216] 《纽约时报》,1928年5月19日。

[217] 《纽约时报》,1928年4月28日。

[218] 译者注:边际效率是以马歇尔为首的新古典经济学派的中心理论之一,又分为投资的边际效率和消费的边际效率,都具有递减性。

[219] 威廉·J.摩根,援引自《首府时报》(麦迪逊,威斯康星州),1931年5月28日。

[220] 译者注:杠杆借贷是指一些私募公司通过向某些金融机构贷款,用大额举债的方式去收购一些有着稳定资金流的公司。

[221] 迈克尔·帕利诺,《华尔街恶魔》(纽约:企鹅出版社,2010年版),124。

[222] 马库斯·格莱瑟:《塞勒斯·伊顿的世界》(纽约:A. S.巴恩斯出版社,1965年版),43。

[223] 福斯特·迈克唐纳德,《英萨尔》(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1962年版),287。

[224] 福斯特·迈克唐纳德,《英萨尔》,287。

[225] 美国参议院,《股票交易实践报告》参议院报告1455,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第七十三次国会第二环节(1934):《小塞缪尔·英萨尔证词》,1933年2月16日,第362页。

[226] 美国参议院,《股票交易实践报告》1515。

[227] 欧文·费雪,《利息论》(纽约:麦克米伦出版社,1930年版),第一部分,第二、第四章。

[228] 弗雷德里克·麦考利:《1856年以来美国的利率运动、公债利息以及股票价格启发的一些理论问题》(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国家经济研究局出版社,1938年版)。

[229] 译者注:零售贷款是指商业银行以个人为对象发放的贷款。

[230] 劳伦斯·R.萨缪尔:《麦迪逊大街的弗洛伊德:美国的动机研究和潜意识广告业》(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36ff。

[231] 《美国的历史数据:从航海时代到1957》,Cd系列153~ 263。

[232] 译者注:主要提供签账卡服务。

[233] 译者注:1976年更名为VISA,常译作“维萨卡”。

[234] 罗伯特·曼宁,《信用卡国度:借款上瘾的后果》(纽约:基本图书出版社,2000年版),85。

[235] 请参考大卫·卡普洛维茨:《陷入麻烦的消费者:违约债务人研究》(纽约:自由出版社,1974年版)。

[236] 译者注:债务股本比,也称为负债股权比率,是衡量财务杠杆的指标,即显示公司建立资产的资金来源中股本与债务的比例。

[237] 译者注:经济学家,198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238] 译者注:经济学家,1990年与另两位学者共获诺贝尔经济学奖。

[239] 译者注:取莫迪利安尼姓氏首字母M和米勒姓氏首字母M。

[240] 弗兰科·莫迪利安尼和默顿·H.米勒:《资金成本、公司财政和投资理论》,载于《美国经济评论》,48(1958年版):261~ 297。

[241] 哈利·马可维兹:《组合证券投资组合》,载于《金融杂志》,7(1952年版):77~ 91。

[242] 威廉·F.夏普:《资本资产定价: 风险状况下的市场均衡理论》,载于《金融杂志》19(1964):425~ 442。

[243] β系数,是一种风险指数,用来衡量个别股票或股票基金相对于整个股市的价格波动情况。

[244] 爱德华·I.阿特曼:《财务比率/差别分析以及对公司破产的预测》,载于《金融杂志》,24(1968):589-609。

[245] 援引自《纽约时报》,1967年12月18日。

[246] 《奥克兰导报》,1969年8月3日。

[247] 译者注:曾担任美联储主席。

[248] 译者注:循环信贷,是指银行承诺提供不超过某一最高限额的贷款协定,这一承诺具有法律效力。在此限额内,客户可循环使用贷款资金。

[249] 《纽约时报》,1980年2月5日。

[250] 译者注:属于明尼苏达州。

[251] 译者注:隶属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第一国民银行。

[252] 明尼阿波利斯市马奎特国家银行V. 奥马哈第一服务公司案件,编号77~ 1265,1978年12月18日,439U.S.299。

[253] 《纽约时报》,1989年4月2日。

[254] 特丽莎·苏利万、伊丽莎白·沃伦及杰·劳伦斯·维斯特布鲁克:《当我们原谅债务人:美国的破产和消费者信贷》(纽约:牛津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76。

[255] 传统上,如果信用卡违约没有超过总欠款的3%~ 4%,信用卡公司会认为其整体放贷风险为最低程度。

[256] 译者注:债务工具是金融工具中会形成债权债务的一类工具。

[257] 证券化如今已成为一种模板,不论是何种资产的证券化,基本过程都一样。贷方将近期的债务聚拢,卖给某集资者,集资者以此作为债券抵押。源自贷款集合的现金流将支撑债券利息和本金支付。

[258] 最早提出这一观点的是托马斯·H.斯坦顿:《政府赞助企业:现代社会的重商主义公司》(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AEI出版社,2002年版)。

[259] 美联储委员会,《统计报告》,G.19;www.federalreserve.gov/release。

[260] 译者注:影子银行是指处在银行监管体系之外,有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等问题的信用中介体系。

[261] 译者注:又称第四次中东战争,战争起源是争夺的西奈半岛和戈兰高地。

[262] 银团贷款,又称为辛迪加贷款,是由获准经营贷款业务的一家或数家银行牵头,多家银行与非银行金融机构参加而组成的银行集团采用同一协议,按商定的期限和条件向同一借款人提供融资的贷款方式。

[263] 出于比较目的,相比较于高利率,以低利率将未来的现金流折现将会带来更高的现值。

[264] 译者注:LIBOR是伦敦银行同业拆出利率,相当于交易商愿意卖出的利率。

[265] 译者注:LIBID是伦敦银行同业拆入利率,相当于交易商愿意买入的利率。

[266] 译者注:拆进利率表示银行或金融机构愿意借款的利率。

[267] 译者注:表示银行愿意贷款的利率。

[268] 利息以拆进和拆出为基石,按分钟发生变化,伦敦各家银行的储蓄交易商报价。这类利率属于货币市场利率,而非诸如美国优惠利率这样的银行放贷设定利率。

[269] 摩根信用担保公司:《世界金融市场》1978~ 1979;世界银行:《世界债务表汇编》, 1980~ 1981。

[270] 援引自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早期银行业危机检查》(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1997年版),26。

[271]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早期银行业危机检查》,240。

[272] 《美联储统计数据报告》,六个月伦敦银行同业拆放率;www.federalreserve. gov/release。

[273] 译者注:价差是指交易者新买入或新卖出一定数量的期货合约时,价格高的合约价格减去价格较低的合约价格。

[274] 安东尼·桑普森,“哪里信贷到期,哪里发放贷款。”《纽约时报》,1982年1月10日。

[275]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早期银行业危机检查》,246。

[276] 阿兰·加西亚对秘鲁国会的演说,1985年7月28日,援引自杰奇·罗迪克《百万之舞:拉丁美洲和债务危机》(伦敦:拉丁美洲出版局,1988年版),169。

[277] 杰奇·罗迪克:《百万之舞:拉丁美洲和债务危机》,46。

[278] 译者注:炮舰外交,是指帝国主义列强凭借武力推行殖民侵略的一种外交活动。在当今社会,其核心是霸权主义。

[279] 援引自杰奇·罗迪克:《百万之舞:拉丁美洲和债务危机》,48。

[280] 《纽约时报》,1983年7月5日。

[281] 持续利息是指根据计算器或电脑的计算能力,以尽可能最频繁基础收取利息。一般说来,这意味着利息每日叠加。

[282] 世界银行:《世界债务表汇编》,1990~ 1991。

[283]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早期银行业危机检查》,207。

[284] 译者注:掉期是指在一笔业务中将借贷业务合在一起做。

[285] 《纽约时报》,1985年1月18日。

[286] 美联储委员会:《资金流程表》,表D.1,Z.1.,2010年12月9日。

[287] 译者注:息票是“债券利息票券”的简称,是附息债券定期支付固定利息的凭据。

[288] 1984年,国会正式通过一部名为《注册证券本金和利息分离交易项目(简称STRIP)》的法案,之后,财政部允许债券拆分。不过,财政部不可新发行零息票债券。国家债务的资金仍然源自传统息票债券,此时可以通过美联储认可的官方主要证券商将其拆分。

[289] 译者注:阿兹台克是一个存在于14~ 16世纪的墨西哥古文明。

[290] 译者注:表外融资,是指不需列入资产负债表的融资。

[291] 译者注:指公司企业的资金、技术等借与或租借到其他公司,但是面临无法收回或收回少量局面的现象。

[292] 这一要求是按照银行账目上资本占贷款百分比进行计算。

[293] 译者注:掉期合约,是当事人之间签订的在未来某一时间段内相互交换他们认为具有相等经济价值的某种资产的合约。

[294] 事件风险是指某一次性事件对债券借方的信用评级构成负面影响从而引发的风险,例如接管计划、不可预见的法律诉讼或其他各种超出预期的负债。

[295] 《纽约时报》,1985年2月7日。

[296] 译者注:利率掉期就是两个主体签订协议约定双方在规定时间内按照事先敲定的规则交换一笔本金相同的借款。一方提供浮动利率,另一方提供固定利率。

[297] 译者注:指专门减低另一项投资的风险的投资。

[298] 出于上报目的,账目上的掉期名义额度被列为或有负债。虽然名义额度只能体现被用作假设性本金额度的实际现金流,但是这是上报掉期本身最终风险的唯一可靠途径。

[299] 译者注:在美国,县是州以下最大的行政区。

[300] 菲利佩·乔伦:《失策的豪赌:金融衍生品和奥兰治县的破产》(圣地亚哥:学术出版社,1995年版),2。

[301] 菲利佩·乔伦:《失策的豪赌:金融衍生品和奥兰治县的破产》,102。

[302] 译者注:风险敞口,指未加保护的风险。

[303] 菲利佩·乔伦:《失策的豪赌:金融衍生品和奥兰治县的破产》,9。

[304] 译者注:或有负债,是指因过去的交易或事项可能导致未来所发生的事件而产生的潜在负债。

[305] 译者注:亦称《甘恩-圣哲曼法》(Garn-St Germain Act)。

[306] 信用评级为BBB或更高。低于这一水平的债券则被认为是“高收益”或垃圾债券。

[307] 译者注:指在证券发行后各种证券在不同的投资者之间买卖流通所形成的市场。

[308] 译者注:指资本需求者将证券首次出售给公众时形成的市场。

[309] 得克萨斯国际公司的债券在十年之后出现违约,当时公司宣告破产,债券跌至原发行价格的20%。

[310] 《存款机构法》是对两年前通过的《存款机构解除管制与货币控制法》的修订,大大加快了放宽利率监管的步伐,对于储蓄机构尤其如此。

[311] 伊万·F.博斯基:《合并热》(纽约:霍尔特、莱因哈特和温斯顿出版社,1985年版),90。

[312] 伊万·F.博斯基:《合并热》,102。

[313] 乔治·安德斯:《债务商人:美国商业的KKR和抵押》(纽约:基本图书出版社,1992年版),179。

[314] 译者注:净头寸是指所持的多头与空头头寸的差额。

[315] 卡门·M.莱恩哈特及凯尼斯·S.罗格夫:《这次不同:八个世纪的金融讽刺剧》(普林斯顿,新泽西: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61。

[316] 阿比盖尔·奇铎及迈克尔·欧杨:《货币危机的案例研究:1998俄罗斯违约事件》(圣路易斯美联储银行,《报告》,2002年11月/12月),11。

[317] 译者注:套利债券是市政机构发行的一种债券。其发行目的是募集资金用于偿还已发债券。用以新换旧的方法降低资金成本,因此被称为套利债券。

[318] 卡门·M.莱恩哈特及凯尼斯·S.罗格夫认为,从1970年到2008年,拉美主权违约的数量,以及其他一些中等收入国家,远远超乎预期。请参考卡门·M.莱恩哈特及凯尼斯·S.罗格夫:《这次不同:八个世纪的金融讽刺剧》,23。

[319] 2010年,阿根廷部分布雷迪债券进行重组,当时政府试图重组本国部分即将到期债务,发行新债券,取代旧债券,以此将期限延长十年。

[320] 《纽约时报》,1990年2月13日。

[321] 《纽约时报》,2002年1月6日。

[322] 译者注:指伊斯兰视野下的利息。

[323] 有关导致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挂钩关系脱离的事件,请参考罗伯特·所罗门:《国际货币系统》,1945~ 1976(纽约:哈珀罗出版社,1977),180ff。

[324] 《古兰经》3:130,援引自安沃·伊奎巴尔·古里西:《伊斯兰和利息理论》(拉合尔,巴基斯坦:穆罕默德·阿什拉夫出版社,1967年版),42。同一段文字的牛津译本由A.J.阿伯利翻译,“哦,信徒,不可贪图高利贷,不可两倍或四倍增加,敬畏真主”。

[325] 译者注:Ka‘bah,一座位于伊斯兰教圣城麦加禁寺内的立方体建筑物。

[326] 安沃·伊奎巴尔·古里西:《伊斯兰和利息理论》,xix。

[327] 译者注:该词是指对伊斯兰法相关问题的法律解读。

[328] 援引自哈默德·A.艾-盖玛:《伊斯兰金融:法律、经济和惯例》(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140。

[329] 援引自哈默德·A.艾-盖玛:《伊斯兰金融:法律、经济和惯例》(剑桥:剑桥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141。

[330] 瓦巴·埃·佐哈伊,《利息的法律意义》,出自阿布杜卡德·托马斯,《伊斯兰经济中的利息:理解利息》(伦敦:劳特里奇出版社,2006年版),28~ 29。

[331] 哈默德·A.艾-盖玛:《伊斯兰金融:法律、经济和惯例》,62。

[332] 译者注:博弈论的一个概念。一方的收益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损失相加总和永远为“零”,双方不存在合作的可能。

[333] 埃布拉希姆·瓦德:《全球经济中的伊斯兰金融》(爱丁堡:爱丁堡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148。

[334] 在判断是否能将某股票纳入伊斯兰股票索引时,遵守者往往在这两种办法中择其一。《金融时报》使用应收款项与总资产比率,道·琼斯则采用市场资本化。伊斯兰金融机构会计和审计组织在其计算中使用应收款项与总资产比率。

[335] 《纽约时报》,1986年1月28日。

[336] 译者注:有时译为“伊斯兰债券”。

[337] 约翰·福斯特,英国国家广播公司新闻,2009年12月11日。

[338] 援引自《每日邮报》,2008年2月17日。

[339] 译者注:常被解释为“成本加成融资”。

[340] 哈默德·A.艾-盖玛:《伊斯兰金融:法律、经济和惯例》,14。

[341] 译者注:此处为音译。

[342] 塔利克·M.尤赛夫:《伊斯兰金融中的穆拉巴哈综合征:法律、机构和政治》,出自《伊斯兰金融的政治》,克莱蒙特·M.亨利及罗德尼·威尔森编辑(卡拉奇,巴基斯坦:牛津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63ff。作者认为,20世纪90年代,伊斯兰银行中的“穆拉巴哈”约占50%,而包括“穆拉巴哈”在内的所有涨价工具约占75%。

[343] 克莱蒙特·M.亨利及罗德尼·威尔森,《伊斯兰金融的政治》,7。

[344] Allroya,2010年6月2日。

[345] 译者注:SPV,指向国外投资者融资的特殊目的投资机构,发行资产化证券。

[346] 译者注:用益权是对他人所有之物享有的使用和收益的权利,源于罗马法,后为大陆法系民法所承受。

[347]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调查报告》(IMF Survey),2007年9月;《金融时报》,2010年12月12日。

[348] 哈默德·A.艾-盖玛:《伊斯兰金融:法律、经济和惯例》,113~ 114。

[349] 《每日邮报》,2008年2月17日。如果“转手”指代所有权的转移,这一论述或许是指“穆拉巴哈式的伊斯兰投资凭证”,而非“租契”。

[350] 援引自sukuk.me,2009年12月15日。

[351] 约翰·费利:《被伊斯兰债券打击》,《风险》,23(2010):90。

[352] 人均国民收入。

[353] Grameenfo.org。

[354] 穆罕默德·尤纳斯:《穷人们的银行家:小额贷款和与世界贫困作战》(纽约:公共事务出版社,1999年版),49~ 50。

[355] 年度报告,孟加拉国乡村银行,2011。

[356] Grameen-info.org。

[357] 《印度商业在线》,2011年1月15日。SKS公司从美国更大的一家对冲基金红杉资本吸引了1200万美元的投资。

[358]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2010年12月31日。

[359] 《经济时报(印度)》,2011年3月17日。

[360]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未享银行服务和无银行账户成员调查》(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2009),10~ 11。

[361]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未享银行服务和无银行账户成员调查》,15~ 45。

[362]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未享银行服务和无银行账户成员调查》,30。

[363] 美国小企业管理局:《美国的小微商业贷款》,数据年限2007~ 2008(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小企业管理局,2009年版)。

[364] M.理查德森:《美国增加的小额贷款潜力从战略路径到规制改革》,来自《公司法杂志》,34(2009):929ff。

[365] 英国抵押贷款协会;cml.org.uk。

[366] 译者注:美国经济学家,1976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367] 译者注:《格拉斯-斯蒂格尔法》(Glass-Steagall Act),也称作《1933年银行法》。该法案禁止银行包销和经营公司证券,只能购买由美联储批准的债券。

[368] 译者注:肥尾效应是指极端行情发生的概率增加。

[369] 译者注:资本适足要求规范了银行或存款机构如何处理资本。

[370] 译者注:即房屋抵押的信用额度。

[371] 艾伦·格林斯潘及詹姆斯·肯尼迪:《房屋股权的来源和用途》,来自《金融和经济讨论系列20》,美联储委员会(2007):23。

[372] “食人消费”首见于查尔斯·R.盖斯特:《间接伤害:让客户为美国负债的营销》(纽约:彭博出版社,2009年版)。

[373] 《美国的历史数据》,苏桑·卡特、司各特·盖特纳、迈克尔·海尼斯、埃伦·奥姆斯泰德及理查德·苏奇编辑(纽约:剑桥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表格Dc653-669——住房单位,按居住率和所有权。

[374] MortgageDaily.com。

[375] 屋主支付按揭有一个最高利率(或上限)以及最低利率(或下限)。这一界限与债券和期权所谓的“两头封”,即两者差额或息差不同。两头封是利率之间的不确定性范围,按揭贷方不受这些利率的影响。相反,同一时期,按揭支付方将面对这一范围的风险。

[376] 译者注:亦称《金融服务法现代化法案》。

[377] 在1998年出台《纳税人减税法》之前,从住宅销售的资本盈利中申请减免的唯一方法是将收益转入与原住宅价值等额或更高的新住宅。

[378] 美国政府责任署:《抵押产品替代:违约的影响尚不清楚,但是借方的风险披露情况应当有所改观》,2006年9月20日。

[379] 美国政府责任署:《关于最近违约和取消抵押品赎回权的趋势对于房屋抵押和相关经济以及市场发展影响的消息》,2007年10月24日。

[380] MortgageDaily.com。

[381] 美国政府责任署:《关于最近违约和取消抵押品赎回权的趋势对于房屋抵押和相关经济以及市场发展影响的消息》,26。

[382] 英国抵押贷款协会,cml.org.uk。

[383] 次贷危机中,英国诺森罗克银行成为大西洋其中一边首个严格意义上的受害者,英国财政部不得不出面援助,几个月之后,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也为其美国同行提供资助。

[384] 欧洲金融市场协会(简称AFME),afme.eu。

[385] Afme.eu。

[386] 亚洲证券化论坛,asian-securitization.com。

[387] 与潘德布雷夫债券不同,政府赞助企业的借入不计入资产负债表。

[388] 美联储委员会:《统计报告》各期,各类来源和贷方类型,federalreserve. gov/release。

[389] MortgageDaily.com。

[390] 《尼尔森报告》,各期,2006,Nilsonreport.com。

[391] 《尼尔森报告》,各期。

[392] 译者注:冰岛的货币单位。

[393] 译者注:美国大型投资银行及证券交易公司。

[394] 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金融危机质询报告》(纽约:公共事务出版社,2011年版),252~ 253。

[395] 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金融危机质询报告》,291。

[396] 《亨利·保尔森在罗纳德·里根总统图书馆的演讲》,美联邦新闻服务,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2008年11月20日。

[397] 从事掉期业务的银行是在效仿保险公司,但是却不需要具备保险许可证。从事掉期业务的传统保险公司也存在相同的无审批业务拓展,借此,它们将进入一般而言与保险毫不沾边的领域,从而使业务多样化。

[398] 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金融危机质询报告》,343。

[399] 美联储委员会:《统计报告》,2008年12月及2010年。

[400] 按揭银行协会:《抵押起始预估》,2011年2月。

[401] 美联储委员会:《统计报告》,2009年12月及2010年。

[402] RealtyTrac.com,各期。

[403] 《尼尔森报告》,各期。

[404] 《尼尔森报告》,各期。

[405] 值得注意的是,2009年制定了两部法律。《保护消费者避免不合理信贷利率法》(HR 1608)旨在将36%设定为全国高利贷利率上限,《利率股权法》(HR 1610)则要将获得问题资产救助计划资金的机构的信用卡利率上限设定为18%。

[406] 美国国会,众议院:《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法》HR 4137,第628页,1027(o)。

[407] 世达律师事务所,《多德-弗兰克法案:评论与见解》(纽约:内部出版,2010年版),187。

[408] 译者注:l指代英镑,s指代先令,d指代便士,q指代法辛。